忍者ブログ
Admin / Write / Res
我來為你掌燈,帶你走一條通往深淵的路
[21]  [20]  [19]  [18]  [17]  [15]  [13]  [12]  [11]  [14]  [10
[PR]
2017/09/25 (Mon) 18:48
Posted by Asuka→飛鳥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2010/09/23 (Thu) 20:25
Posted by Asuka→飛鳥

尾。

 

若我没对雨刎的《猬猬》理解错的话……

那么有一点点跟那个概念雷同的感觉

但是我没九琉姐她那么黑暗[你闭嘴然后滚远一点。]

 

云雀恭弥突然长了条尾巴。

正文点开


他当然不会告诉别人尾巴长在原来尾骨的位置,虽然他选择让它在外面让大家都能看到,并且还为此想了一下是放松腰带还是给裤子挖洞。本来放在裤子里面藏住也可以,但是委员长不是那种有好东西′藏着掖着不给看的人,反正他也不会因为布料摩擦到就怎样脸红心跳。那条尾巴被碰到会有擦过皮肤一样的触感,自己捏捏也会有痛感的存在,表示着它连接神经的强烈存在感。

说不在意是假的。委员长一直觉得他是秩序,作为人类和其它人的机能不一样什么的是之后的总结。而这些都不代表他就能接受自己在国中时候突然觉醒变成异型。即使并没觉得太不方便。即使可以无视其它人奇怪的目光。即使依然可以对于抓着自己尾巴的六道骸狠狠的赏一拐。也不代表他第一次看到这个多出来的东西时候能面无表情,更何况它还会甩。

云雀接受了这个东西的存在后第二件事就是确认有没有也长出来配套的耳朵。答案是没有,他松了一口气,不用担心梳头发要小心翼翼真是太好了。

 

来说说这个尾巴的样子吧。

云雀恭弥应该找的配套的其实不应该是耳朵而应该是角。严格的说这尾巴应该叫骨吧,虽然捏起来手感像是绒面,里面能摸到像是脊椎那样一节节的存在,到尖端又有小小的勾。就像……带着桃心尾端的小恶魔。云雀恭弥确定这个尾巴的状态之后脱了衣服对着镜子看自己的后背,白皙平整,从皮肤来看否定了翅的可能性,他又松了一口气,衣服不用也剪掉真是太好了。他顺着后背的视线看下去,看到在自己尾骨那里长出来的这条尾巴,简直就像是天生就在那里然后一天天跟着自己成长起来的一样。他试着动了动,微妙的神经,人体……或者说怪物的构造真是难以理解,顺利的甩动像是抬起来自己的胳膊一样自然,甚至穿过裤子的洞都可以靠着尖端自己去找到出口。

这份自然也太蹊跷了。

 

学校必定还是要去的。于是就有很多学生每天看着委员长无意识的甩着尾巴站在门口抓迟到。甩着尾巴咬杀群聚。真是敢看不敢笑,几乎忍出内伤。而云雀因为尾巴的缘故只能侧身躺在天台上面睡觉的样子,见到的人……已经不能见人了。说是不能见人,应该也只是暂时的,就是那个关在罐头里面的六道凤梨。

云雀可以确定这件事情是六道骸搞的鬼,用怪物的直觉确定的还是用六道骸雷达确定的不知道。但是仔细回忆起来他长出来尾巴的那天早上,或者说前一天晚上,六道骸并没有来,之后看到了尾巴的存在的时候几乎笑到实体化都快要不能支持,还说了什么这是给我的福利还是小云雀得到了什么变身道具……之类的莫名其妙让人火大的台词。想到这里云雀的尾巴立了起来。

像猫一样,但是没有耳朵。

像恶魔一样,但是没有翼。

 

过了一周,周围的人已经习惯了,因为尾巴似乎有表示云雀心情的功能,而且是他所不能控制的表现,所以并盛变得和平了很多。没有人会在那个箭头朝上的时候再去招惹他,若是看到黄色的小鸟随着尾巴的摆动像是玩一样的话,那时候的云雀也能变得稍微好说话一点。被发现的群聚者马上散开,他偶尔也会放弃一个一个追击。草壁觉得若是找一个人画一下委员长尾巴表情图也可能是能做到的,但是他还是不敢这么做。

云雀恭弥没有对其他人造成任何伤害,肉体上。

 

就在所有人,包括云雀在内都开始习惯了这条尾巴的时候,其他人都不知道,只有云雀一个人知道的变化开始了。

不用期待他再长出来耳朵和翼,那是不可能的,要累死六道骸吗?

云雀恭弥发现尾巴从根部变柔软了……

 

摸上去变得真的像是猫尾巴一样。因为猫的尾巴不能摸,所以尾巴变成这样云雀还好好的享受了一番柔软的触感,用的手势看起来有点容易想歪的那种。一个人在家里摸着自己的尾巴一直到已经开始眯起来眼睛,云雀才意识到了有什么不太对劲,只能看着自己的手发愣。有一种没有被什么人看到真是太好了的心情,但是只是持续了一秒,看到地上投着凤梨头的影子,云雀恨不得自己也有强大的幻术能马上消失。事实证明他有些多虑,来的是库洛姆髑髅而不是六道骸。

据说六道骸自从看到云雀的尾巴以后就笑的没力气再实体化,这种谎言在骗谁,不来最好,丢脸的样子没有被他看到真是万幸。他的嘲笑会变成累积仇恨的分子,但是不想变成那个人嘲笑的对象,随便嘲笑谁都可以,不想让他看到自己不正常的样子。在看到是库洛姆髑髅不是六道骸之后松了一口气,然后听到髑髅说明六道骸不能来的理由之后,云雀完全沉浸在了自我对话的境地。髑髅就安静的在门口看着他。最终云雀一句话都没有说髑髅就已经走了。

云雀恭弥没有对其他人造成任何伤害,言语上。

 

不知不觉的,这条尾巴几乎一大半都变成了软软的,摸上去像是硬硬的脊柱的感觉消失了,能顺着抚摸到上面光亮的黑色的短毛。云雀依然每天[删除]愉快的[/删除]甩动着它。据说21天就会养成习惯,而远远已经超过了21天的日子里面,这条尾巴让云雀以及云雀身边的人都习惯了下来,同时也都期待着它的变化。

终于整个尾巴只剩下一个桃心状态的尖端还是硬的,其他部分都是毛茸茸的,更加像一个箭头了。云雀恭弥却不知道怎么陷入的烦躁中,连续好几天箭头都直指天空。周围的人也都识相的不去惹他,即使这样云雀恭弥也莫名其妙的恢复了主动找架打的状态。六道骸太久没出现了,尾巴的变化无关人士都变成了见证,有人偷偷的做观察笔录的事情云雀是没有发现,不然又是一场血雨腥风。想着并盛那些被咬杀的家伙们应该在默念——黑曜的那个凤梨头为什么不来了,有了他做靶子委员长都不会去打别人。而自从云雀不再有对谁稍微放一马的心情之后,尾巴上面硬硬的小桃心就那样和柔软的其他部分一起停止了变化。

看看是谁先沉不住气了,帅气无比统领凤梨的骸大人肯定不会承认自己是沉不住气,他出现的缘故是来看他的实验对象。就是那个尾巴竖得笔直的云雀恭弥。因为可以远距离的用幻术维持库洛姆的内脏让她生存,骸想着是不是要是本来不存在的身体器官是不是也能构筑呢?是不是只能让库洛姆这样体质特殊的人才能实现呢?为了保险起见,他选择的实验对象是他的小云雀,选择的器官不能是内脏,否则若是对他身体有了影响就糟糕了,所以选择了在外部就能看到的尾巴。至于那个尾巴的特性,当云雀恭弥对什么东西温柔的时候,就会变柔软。他这样想的,于是就这样出现了。以上的说明六道骸带着手套一圈圈的抚着云雀尾巴的尖端告诉了他。而第一次见到的时候那笑容,无非是对于【这真是杰作,我真是天才】这样的情绪的表达。

知道了并不是自己的怪物基因觉醒以后的云雀叹了一口气,当务之急是知道这个东西怎么才能去掉。让人意外的温和语气向骸询问着。这时候骸看着手中硬硬的桃心也变成了柔软的部分,高兴的抱紧了云雀。

他的实验成功了,虽然没什么意义。

 

谁说没意义!若是云雀一直有这条尾巴,不是很……可爱吗?!

 

去掉尾巴的方法笨的白痴,只要云雀不相信那个尾巴,实际上也是因为始作俑者就站在面前的缘故。云雀手里握着自己的尾巴,与猫尾巴几乎没什么区别,尾巴断掉的地方也没有疼痛的感觉,想要确认一下是不是有什么伤口却因为位置的问题尴尬的无法查看。倒是六道骸再次忍笑到快内伤,委员长还没放学,就要这样带着破了洞的裤子回家了呢。

作为自己身体的一部分的话……若是作为鞭子抽面前这个人应该不错吧,忍笑忍的那么痛苦不如给他个痛快送他到天国,那么喜欢轮回……以及这是自己身体的一部分,他的抖M性格应该乐于接受吧。甩过去的软尾巴被抓住,整个人连着被抱了个满怀。

只是太无聊了所以拿我开心吧,算了就原谅一下?

“裤子的洞别补上了,以后我们比较方便随时……”

前言撤回。

 

这只是罐头里面的凤梨突然想要折腾的闹剧。

 

 

【番外对话】

呐呐~~你如果愿意我可以把你变成九尾妖狐哦。”

“滚开。我不愿意。”

“是不愿意我再为了维持幻术累到不能来见你,所以你觉得空虚觉得寂寞觉得……”

“闭嘴。”


修306的图修HIGH了
停不了手的祸害云雀。
正常的图片反而不想炫耀,发恶搞上来好了


细节。
其实可工口了不是么[喂]
血。痕。泪。精。
都齐了。

拍手[1回]

PR
この記事にコメントする
Name
Title
Color
Mail
URL
Comment
Password   Vodafone絵文字 i-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
secret
この記事へのトラックバック
この記事にトラックバックする:
你們來自哪兒
free counters
資料
★LEO
★鳳梨星人
★幻想三國志4好喜歡
★不可複製類周邊模型配對控
★龍之谷沉迷——祭司不是受。
★一方通行控未元通行。
★骸雲最高。

頭像来源:
龍之谷同人本《NEYUKI》
SAMPLE圖。(請自行查找
BGM
eingzone.com
最新コメント
[10/27 西瓜太郎]
[01/16 小狗。]
[05/17 郁]
[05/17 郁]
[03/01 竹子]
挂轴
Copyright ©  Ay ay bopem All Rights Reserved.
*Material by Pearl Box  * Template by tsukika
忍者ブログ [PR]